阿里女员工案件时间轴 6大疑问待解,附调查内容简洁版

官方通报了阿里女员工被侵害事件的初步调查结果。调查认为阿里员工王某和山东华联员工张某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虽说事情并没有到部

阿里女员工案件时间轴 6大疑问待解,附调查内容简洁版

   官方通报了阿里女员工被侵害事件的初步调查结果。调查认为阿里员工王某和山东华联员工张某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虽说事情并没有到部分人此前猜测的所谓反转地步,但阿里女员工所谓的“被迫出差”“被逼饮酒”“拆封避孕套”等多处细节的确与通报的调查内容并不相符。
 
   关于周某是否被迫出差,通报称,通过大量证人证言及调取阿里公司出差报备系统信息、相关电子数据等证据,未发现周某被迫出差情况。
 
   关于周某是否被“灌酒”,通报称,经就餐人员、饭店服务人员证实,就餐期间无人强迫饮酒,周某饮用白酒约350毫升。
 
   由于官方的调查内容看起来有些“绕”,有媒体梳理制作了时间轴图表方便大家快速复盘要点,当然,还有一些疑问待解。
 
   疑问一:周某的身份证
 
   已经下楼将要离开的王某文,为什么还会持有周某的身份证?而25分钟前还醉酒得无法确认自己房号的周某,是如何确认同意前台为周某办理其房间房卡的?
 
   疑问二:王某文的避孕套
 
   王某文第二次进入周某房间,实施猥亵,并购买了避孕套后,为何在避孕套送达时分(28日0时)准备离开酒店却没有带走?又为何28日上午再次前往酒店取走避孕套并丢弃?
 
   疑问三:周某为何给张某打电话
 
   周某28日早上为何要联系27日就曾在饭店对自己实施猥亵的张某,并告知其房间号码?
 
   疑问四:张某的避孕套
 
   28日早上,张某在周某房间超一个半小时,张某对周某实施猥亵后为何只带走了周某一条内裤,却将自己带到酒店的避孕套(未开封)留在酒店?
 
   疑问五:周某的第一次报案
 
   周某为何要先退房后报案,且当时只对王某文进行指控,而未提及张某?
 
   疑问六:周某的第二次报案
 
   8月4日,周某再次报案称张某猥亵,中间几天又发生了什么?
 
   附调查内容简洁版:
 
   7月26日,王上司和一同事来济南出差。
 
   7月27日,女受害人也来了济南,双方不住同一酒店。警方经过调查,该出差并不是被迫的。
 
   当晚,女受害人订好了酒席庆祝,6男2女参加。其中1位女士没喝酒,另外7人都喝了,女受害人自己喝了7两白酒,席间无人强迫饮酒。
 
   喝到21:30,女受害人喝高了,联华这边的张客户陪她去外面呕吐,回来的路上进行了猥亵,猥亵通常指亲、抱、摸。大概20分钟左右后回来。
 
   22:00,散会。王上司和联华一女员工送女受害人回酒店。
 
   22:53,女受害人神智不清,王上司在前台拿出她的身份证和房卡给服务员,问到了房间号后送人上楼。联华女员工先出来,王上司隔了15秒出来。
 
   23:04,王上司下楼要打车回自己住的酒店,另一位女同事打来电话,说女受害人给女同事打电话,但话都说不清楚,女同事担心出事,要王上司上楼看看。
 
   23:08,王上司取消打车订单。
 
   23:16,王上司拿了自己和女受害人的身份证到前台,要求再办一张房卡,前台给房间里醉酒的女受害人打电话,征得对方同意后办卡。
 
   23:23,王上司再次进入房间,对女受害人进行猥亵。
 
   23:33,王上司网购避孕套。
 
   23:43,王上司离开房间。
 
   0点,快递员把避孕套送到酒店前台。同一时间,王上司在门口打车准备回去。结果接到杭州阿里同事电话,说女受害人喝醉了说胡话,要他上楼看看。
 
   0:13,王上司第三次进房,和同事说女受害人已经睡着了。
 
   0:21,王上司离开房间。
 
   0:24,王上司发现雨伞忘在房间里了,第四次回去拿,2分钟后拿到伞离开。
 
   7:14,女受害人醒来,与联华的张客户联系,和对方说了自己的酒店和房间号。张客户出门前带了一个家里的避孕套。
 
   7:59,张客户敲门,女受害人开门让其进入。进门后张客户对女受害人实施猥亵。
 
   9:35,张客户离开房间,带走女受害人的内裤,避孕套没开封,丢在房间里。
 
   10:00,王上司返回前台,把昨晚外卖叫的避孕套拿走了。
 
   12:34,女受害人向丈夫哭诉自己被侵犯了,商量之后打了报警电话。12:34是警方接警时间。
 
   15:15,王上司被传唤调查。

   延伸阅读:
 
 
   日前,阿里女员工遭侵害的事件引发广泛关注,因为热度高,媒体也是不断追踪更新进展。
 
   8月12日,有媒体报道称,“阿里女员工称被侵害”事件已经在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分局立案。对此,女当事人代理律师韩磊辟谣称,该事件尚未立案。若已立案,警方会发布相关通告。女当事人当前的诉求就是希望警方尽快立案。
 
   韩磊称,对于事件当事人王某是否对阿里女员工有性侵行为,“这个事情不清楚,不能乱说,不方便透露。”
 
   韩磊谈起警方立案与否的区别,“就是客观事实和法律事实的区别,如果警方立案了,则表明警方确认了犯罪事实。”
 
 
   8月10日晚间,@亚朵ATOUR 就“阿里女员工事件”中受到社会关注的“酒店是否存在违规办理房卡问题”进行了回应。
 
   阿里女员工自述遭侵害事件涉事酒店为亚朵轻居济南西客站店,当天用餐的渔家灯火饭店,距离该酒店14公里。阿里女员工周某称,“醉酒后同事王某文送她到酒店房间,随后王某文又去前台私自办了房卡,在不让酒店工作人员陪同情况下,携带避孕套再次进入房间。”
 

   对此,亚朵集团方面表示,经初步核查,相关门店不存在网络所传酒店违规制作房卡的情况,并已将所有的音视频材料作为证据提交给了警方。相关门店已于第一时间配合该女士和警方进行了全程的调查取证,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具体细节目前不能对外进行披露,一切以警方公布的信息为准。

原创文章,标题:阿里女员工案件时间轴 6大疑问待解,附调查内容简洁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aomiseo.com/1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