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乘客坠亡案被告人已签认罪书,援助律师为周某罪轻和无罪辩护

9月10日上午9点,湖南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将开庭审理货拉拉司机周某春过失致人死亡案。从周某春家属处获悉,两名法律援助律师将分别为周某春进行罪轻辩护和无罪辩护。 家属称

   9月10日上午9点,湖南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将开庭审理货拉拉司机周某春过失致人死亡案。从周某春家属处获悉,两名法律援助律师将分别为周某春进行罪轻辩护和无罪辩护。
 
   家属称,进行罪轻辩护的律师告知,周某春已经签署认罪认罚书,检方量刑建议为判1年,可适用缓刑。进行无罪辩护的律师则告知,9月9日下午会见了周某春,并就无罪辩护进行了交流。
 
   据今年3月3日长沙警方通报,2月6日15时许,周某春通过货拉拉平台接到车某莎的搬家订单,当天20时38分,周某春与车某莎取得联系。跟车途中,车某莎坠车伤重,最后不治死亡。2月23日,公安机关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对周某春刑事拘留;3月3日,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司机偏航,女子坠车
 
   车某莎坠车之前,在车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逝者已逝,货拉拉方面无法提供车上录音录像证据,曾让该事件陷入舆论漩涡。车某莎家属发帖引爆舆论,媒体跟进报道,话题“23岁女生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在微博的阅读量达到14.8亿。
 
   “司机意图猥亵”“女孩跳车前发生了忍无可忍的事”“女孩是被司机推下车的”“强奸未遂谋杀?”各种猜测曾让车某莎坠亡案显得神秘而离奇。而引发这些猜想的一个基础事实是,周立春行车过程中出现过多次偏航,与货拉拉App推荐路线不一致。且偏航行驶的路线,是双向两车道的小道,夜晚路灯不亮,几乎一片漆黑。
 
   3月3日,长沙市高新区公安分局发布了详细的警情通报。通报中,警方至少回应了五大疑问。关于偏航,货拉拉App导航总里程11公里,路上红绿灯15个,驾车需用时约21分钟;司机偏航后的总里程11.5公里,红绿灯11个,行驶时间可节省4分钟左右。周某春向警方供述,他当时为了节省时间并提前通过货拉拉App抢接下一单业务,所以更改了行车路线。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货拉拉导航显示的路线是,岳麓大道-东方红路,这是两条垂直交叉的城市主干道。周某春驾车偏航的路线是,从岳麓大道下匝道到旺龙路,然后从旺龙路右拐到麓松路,然后左拐到佳园路,再右拐到林语路,在该路段行驶300米后左拐到曲苑路。偏航路段是周某春家附近,路两边是工厂和物流园,路灯不太明亮,整体光线昏暗,但车流少。
 
 
周某出事路段
 
   关于性侵嫌疑,警方的现场勘查结论显示,周某春和车某莎在车内没有打斗痕迹,车某莎的衣裤未发现撕扯破解开线痕迹,体表未发现搏斗抵抗伤,衣裤、指甲均未检验出周某春基因型。
 
   关于女子跳车方式,专案组进行的模拟坠车实验显示,若实验对象起身将上半身探出车窗外,可以导致从车窗坠车的结果。所以,不排除车某莎当时是将上半身探出车窗外,导致其从车窗坠落。
 
   关于司乘矛盾,警方查明,车某莎先后15次从一楼夹层将衣物、被褥等生活用品以及宠物狗搬至车上。其间,周某春多次催促车某莎上车出发,并告知她,司机等待时间超过40分钟将额外收取费用,车某莎未予理会。出发后,周某春又问,到达目的地后是否需要卸车搬运服务,仍然遭到了拒绝。
 
   同时,在偏航行驶的过程中,车某莎多次提出车子偏航了。周某春起初未搭理,然后用恶劣口气表露对车某莎不满。当晚,周某春驾车与车某莎前往目的地中途,周某春为节省时间更改了路线。车某莎多次提出车辆偏航,周某春未予理睬。车某莎随后将身体探出车窗外,周某春未予禁止。车某莎坠车后,周某春停车查看,拨打120,随后拨打110报警。
 
   涉事司机留下的录音
 
   司机偏航及恶劣的口气,最终引发女孩跳车?还有另有原因?
 
   周某春的妻子李某平告诉澎湃新闻,丈夫曾在被警方传讯之后,在家里录下一段6分钟的语音介绍事情的经过。“我就是怕他在被公安叫去(后),我去请律师说不清。”
 
   录音中,周某春介绍了上述与警方通报基本相同的内容,在从岳麓大道匝道转入旺龙路,系统显示偏航之后,车某莎提示偏航,周某春没有解释,后来车某莎再次提出偏航,周某春表示不会多收钱,但其口气不太好。“当时我讲了一句话,我说,为了你这三十几块钱,我开车过来,搞了两个钟头,还要等你搬,还不知道么子(什么)时候回去,已经这么晚了,已经快9点半了。”周某春说。
 
   接着,他描述了车某莎跳车的过程:“我想快点把单送完,快点回去。因为我电车还要充电,要充个把钟头。第二天早上还要5点多钟起来送货。快过年了,货比较多,约别人6点钟。我就想早点搞完,把电充足,早点回去。我就速度蛮快,直接走林语路,上曲苑路。这期间,她又说了一次偏航了,我还是没搭理她。到路中间,她又说了句,师傅你偏航了,然后她就往车右边一转,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跳下去了,情况就是这样。”
 
   澎湃新闻注意到,关于此处,警方的通报是:21时29分许,车辆行至林语路佳园路口时,车某某两次提出车辆偏航,周某春起先未搭理,后用恶劣口气表露对车某某不满;车辆行至林语路曲苑路口时,车某某又两次提出车辆偏航,并要求停车,周某春未予理睬。
 
   发现车某某起身离开座椅并将身体探出车窗外后,周某春未采取语言和行动制止,也没有紧急停车,仅轻点刹车减速并打开车辆双闪灯。车某某从车窗坠车后,周某春停车查看,发现车某某躺在地上,头部出血。
 
   警方通报显示,周某春拨打120急救电话的时间是21时30分34秒。澎湃新闻实地测量发现,佳园路是一段344米长的路,林语路是一段312米长的路。而旺龙路和麓松路一段也均只有一二百米长。
 
   李某平称,周某春当晚被警方传讯之后,2月8日回来对家人说自己“没事”。但被送至医院的车某莎因抢救无效于2月10日去世。全家人忐忑过了一个春节,2月22日,车某莎坠亡疑案在网络发酵,2月23日,周某春被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过失致人死亡。
 
   周某春妻子李某平说,“整个过程可以说是一瞬间,时间太短了,我老公根本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她怎么就跳车了,这是我觉得给我老公定罪冤枉的地方。”
 
   西南政法大学刑法学副教授付其运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过失致人死亡行为侵犯的是他人的生命权,“过失”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该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两法援律师分别作罪轻辩护与无罪辩护
 
   丈夫被羁押后,李某平一个人扛起整个家,她有两个孩子,大娃今年上初中,小娃今年3岁。媒体记者到家里来,李某平拿出大娃的厚厚一叠奖状,“三好学生”“书法六级”“比赛一等奖”等等,满是骄傲,“我老公要是定罪,会不会给我孩子的将来带来影响?”
 
   今年7月,李某平开始在微博发声,并频繁接受媒体采访。她认为,车某莎的死亡与其丈夫的行为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
 
   她一度要求更换法律援助律师,认为她家不是法律规定的经济困难人员,不属于法律援助的范围。同时她还向长沙市司法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对周某春进行法律援助的过程以及法律政策依据。
 
   8月2日,李某平被公安派车送到了周某春的法援律师陈汝超的办公室,并加上了其微信。在此之前,她只与另一法援律师罗一辉联系。
 
   8月26日,长沙市司法局受理了李某平对长沙市法律援助中心的投诉。9月3日,长沙市司法局答复称,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该机关将延期答复,延长期限不超过20个工作日。
 
   澎湃新闻注意到,尽管李某平要求“换律师”,但律师罗一辉、陈汝超一直与李某平保持着理性、节制的沟通。
 
   与李某平通话时,两名律师称,两人每月会轮流去会见周某春,周某春表示接纳和信任两位法援律师。
 
   陈汝超告诉李某平,他将为周某春进行无罪辩护,9月9日下午,他去会见了周某春,并与其沟通了他的辩护思路,但他拒绝向李某平透露,“开庭你就知道了。”
 
   李某平说,罗一辉于上周一告诉她,“检察院的量刑建议为判一年,可以适用缓刑,认罪认罚已经签署。”9月9日,罗一辉还向她强调,周某春的认罪认罚与陈汝超的无罪辩护不相冲突,“刑事案件中,律师可以独立行使辩护权。”
 
   李某平想了一下,给陈汝超打了个电话,“你的无罪辩护意见和罗律师的罪轻辩护意见,法院会采信谁的?”
 
   陈汝超还没回答,她就抢着说,“我相信一定是你的意见被采纳。”
 
   延伸阅读:
 
 
  近日长沙市一位年仅22岁的女孩车莎莎在应用货拉拉搬新家中途,从车里跳窗身亡,引起社会各界关心。货拉拉跳车身亡女孩搬新家监管曝出最新动态,货拉拉跳窗女孩本准备2020年购房定亲。
 
   2月6日晚9点,长沙市一名22岁女人车某乘座货拉拉搬新家中途,从前座坐位上跳窗,最后抢救无效身亡。被告方亲属表明,驾驶员中途曾3次偏航,案发地址沒有监管。
 
   2月21日晚货拉拉对于此事回复:货拉拉早已创立重点解决工作组,现阶段已经承诺商讨善后处理的時间。现阶段,对该事情长沙警方的调研依然不断,并未产生判定结果。
 
   2月22日,涉事女孩车莎莎的家属家属对于货拉拉21日晚的声明并不认可,平台目前未派人员电话慰问或探望过家属。案发后家属曾重走事发路线,“那段路晚上非常偏僻,也没有监控,车上也没有行车记录仪,为什么会是后脑勺着地身亡,我们至今感到不解。”
 
   叔叔表示,小莎是1997年生人,今年23岁,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一年。她大学也是在长沙上的,学的是管理方面专业,毕业后就在长沙从事招聘类工作。
 
   他表示,侄女之所以要晚上搬家,是因为想把租房和工作都整理好,赶在爷爷生日(农历十二月二十八)前回家。搬家前几天,他还帮忙一起打扫了卫生。
 
 
  关于周某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案件的情况通报
 
   近期,长沙市高新区发生的“货拉拉女乘客坠车死亡事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该事件发生后,公安机关高度重视,抽调精干警力成立工作组,扎实开展前期调查和案件侦办工作。为回应社会关切,现将案件情况通报如下:
 
   一、接处警经过及当事人情况
 
   2月6日21时39分,长沙市高新区公安分局接报警称,麓谷街道曲苑路有人跳车,头部受伤。分局立即派民警赶赴现场处置。120急救车及时将伤者送往医院救治,民警将涉案车辆司机周某春带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对现场及车辆进行勘查。2月9日15时,由高新区综治局组织,高新区公安分局向伤者家属通报了情况。2月10日10时55分,伤者经抢救无效死亡。
 
   受害人车某某,女,23岁,身高150厘米,体重43.5公斤,岳阳临湘人,生前系长沙市某公司员工。
 
   犯罪嫌疑人周某春,男,38岁,长沙市岳麓区人,2019年9月注册为货拉拉公司网约车司机,驾驶车辆为白色瑞驰电动面包车(车辆里程数19730公里,车况良好)。
 
 
   货拉拉于3月11日宣布,跟车/搬家订单的全程录音功能上线;承载录像和信息采集功能的“安心拉”智能行驶记录仪,已开始在长沙装车进行产品验证,试运行和优化后逐步向全国推广;其他整改措施也正按计划推进。
 
   据悉,在App内对司机进行线上操作指引后,作为跟车/搬家订单重要信息采集方式的“行程录音功能”已正式上线,功能覆盖平台全部车型,司机抵达装货地后即自动同步开启录音,行程中只要App保持运行,录音即可持续,卸货完毕后录音结束并自动上传云端保存7天,对于疑问订单或纠纷订单,将适当延长保存时限。
 
   与此同时,货拉拉自研的“安心拉”智能行驶记录仪已在长沙进行小规模装车试验。“安心拉”通过多路摄像头(驾驶室摄像头、路面摄像头、货厢摄像头)、GPS 等传感器全方位采集车内环境和货物数据,获取更多订单内实时信息,并且与货拉拉App联通,与App端的安全中心一起,为运输保驾护航。

原创文章,标题:货拉拉乘客坠亡案被告人已签认罪书,援助律师为周某罪轻和无罪辩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aomiseo.com/1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