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也要开启直播带货,上线“小黄车”功能,已基本完成了首批招商

B站也要开启直播带货

12月8日,有消息人士称,B站正筹备在部分受邀up主的直播间中上线可直播带货的“小黄车”功能,已经基本完成了首批招商工作。

该消息人士称,B站已经与一些up主和品牌方谈妥,基本完成了首批招商工作。灰度测试会在近期进行,用户最快一周内即可体验该功能。B站将对率先尝试直播带货的UP主给予流量扶持。另一名接近B站的人士证实称,本次小黄车上线仍处于小范围内测阶段。

据悉,今年9月份,B站已经在凉风Kaze、谢安然等几个不同领域的up主和主播上进行了直播带货测试,并以一种新的带货风格力图跟其它平台的直播带货区分。

2020年4月正值疫情爆发严重时期,B站也跟其它一些游戏直播平台一样曾非常谨慎地尝试过直播带货活动,不过这没能成为一个日常运营工作,广告和会员、直播打赏是当时B站花更多精力推进的业务。

目前看来,发展也比较稳健。在前不久B站发布的Q1财报中,直播业务增长明显,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7.9亿元,同比增长172%,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期间,B站通过云音乐节、云展览、云演出等活动,吸引不少新的KOL与主播入驻,相关的直播品类也在不断扩展。

此外,广告业务收入2.143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90%。在广告主越来越谨慎的大环境下,B站还能有如此亮眼的增长成绩实属难得。

B站各项业务收入

B站在UP主的商业变现方面扶持已久。早在2018年底,B站就上线店铺、直播间以及相关变现扶持计划,帮助UP主拓展变现渠道,“野食小哥”、“千户长生”等UP主成为首批在B站开店的UP主。

在带货方面,时尚类、生活美食类、科技测评类UP主更容易带货。比如华农兄弟的一期脐橙视频在B站的播放量达到近200万,在去年11月初上架了9.9元包邮华农礼橙,一个月内销量超10万箱。

在礼物打赏方面,目前则是游戏类主播略胜一筹。根据头榜数据显示,近一周内,B站直播礼物榜的前两名都是游戏类主播,其次,聊天类、歌舞类也成为用户打赏的主要内容类型,预计B站未来也有望与更多知名UP主达成稳定的合作关系,利用直播挖掘UP主的商业价值。

眼下,在直播带货行业,已经呈现出淘宝、快手、抖音“三国杀“的场面。

根据招商证券2020年1月发布的报告数据,淘宝直播的电商GMV独占鳌头,日均达到2.2亿,全年1800亿;快手的电商日均GMV达到了1亿,抖音则为日均2000万。

这三家中,最先发力的是淘宝直播,汇集了李佳琦、薇娅为代表的头部主播、600多家MCN机构,但其职业主播带货能力二八分化较为严重。

深耕下沉市场的快手,则早抖音一步进行了直播带货商业化。快手的模式是通过短视频和直播方式导流,接入电商平台实现流量变现。老牌玩家竞争激烈,新的玩家还在陆续涌入。

不同于淘宝和京东直播,拼多多没有开设专门的直播频道,而是将其放置在了开屏banner位,通过直播送红包、产地直播、直播排位赛的方式,吸引用户点击进入。微博直播的平台是一直播,在一直播的“种草直播”栏目中,可以找到微博带货的入口。

在华创证券研究员靳相宜看来,“直播本质上具有三个特点,时间占比长、粘性高,具有使用排他性。相较广告而言,直播的货币化率更高。”这就激发了各家互联网公司纷纷加入,尝试突破“已经见顶的天花板”。

直播带货也帮互联网解决了一个普遍问题:人口红利消失、流量见顶,很多企业都陷入用户增长变慢和获客成本增加的困境。增加用户时长以及提升单位时间的商业价值,成为互联网下半场的迫切需求。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老米博客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aomiseo.com/3312.html

老米博客转载的文章、资料及相关图片,其版权均有原作者或原刊载媒介拥有,未经版权所有人同意,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擅自将其作为商业用途。

本站文章侵犯了原作者的权益,请联系我们(jin654@163.com),我们会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