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第一股”快手上市4个月,股价下跌50%,市值蒸发近万亿港元

5月25日,A股及港股市场迎来久违大涨,但有人欢喜有人愁,刚上市不到四个月的短视频第一股 快手科技(1024.HK)就颇为失意。今日低开后,快手股价震荡走低,最终报收于205.6港元/股

   5月25日,A股及港股市场迎来久违大涨,但有人欢喜有人愁,刚上市不到四个月的“短视频第一股” 快手科技(1024.HK)就颇为失意。今日低开后,快手股价震荡走低,最终报收于205.6港元/股。
 
   自2月5日成功上市以来,快手股价在短短72个交易日内经历了过山车走势,上市首日大涨160%,市值破万亿,随后几个交易日内不断走高,并于2月16日股价突破417港元,市值也突破1.7万亿港元大关。但随后,快手股价开始加速下跌,当前收盘价已较最高点出现腰斩,市值同时也蒸发近万亿港元。
 
快手K线图
快手K线图
 
   大幅波动的股价不禁让人疑窦丛生:快手怎么了?明明在上市前头顶巨大的市场光环,也被不少业内人士看好的快手,为何却没有把投资者的期待正向反映在股价上?
 
   一季度业绩同比增、环比减
 
   分析师一片看好却难救股价颓势
 
   就在昨天,快手发布了2021年一季报,今年一季度收入达人民币170亿元,同比增长36.6%;一季度净亏损577.5亿元,调整后净亏损49.2亿元;毛利率则由2020年同期的34.2%提升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41.1%。
 
   分业务看,直播业务21Q1收入同比下滑19.5%至72.5亿元;线上营销服务21Q1同比增长161.5%至85.6亿元,对总收入的贡献首次超过50%;其他服务(主要是电商)21Q1同比增长589.1%至12亿元。
 
图源:快手一季报
图源:快手一季报
 
   用户规模及用户活跃度增长方面,一季度,快手中国应用程序及小程序的平均日活跃用户达到3.792亿,同比增长26.4%,环比增长20.0%。快手应用上,每位日活跃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长为99.3分钟,同比增长16.5%,较去年四季度公布的89.9分钟提升10.5%。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总收入这一核心指标同比实现了两位数增长,但相较去年Q4却降低了整整9亿元。此外,出现“同比上升,环比却下降”的财务指标还包括毛利及毛利率。财报数据显示,一季度快手的毛利由去年Q4的85亿元人民币减少了17.8%至70亿元,毛利率也由此前的47.0%下降至41.1%。
 
   对于毛利的下降,快手方面在财报中解释称,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由于带宽费用和服务器托管成本,物业及设备使用权资产折旧以及无形资产摊销,加上雇员福利开支占总收入的百分比上升,使得销售成本占总收入的百分比上升。
 
图源:快手一季报
图源:快手一季报
 
   对于上市后的首份一季报,多家券商分析机构表示“符合预期”并给予快手“买入”或“增持”评级。
 
   其中,瑞银发表报告表示,相较于去年同期,一季度,快手应用上每位日活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长之中,有更大的比例在电商直播。对私域和内容的专注,帮助快手建立了基于社交信任的电商生态系统,快手一季度业绩显示,私域对电商交易总额的贡献远超公域。瑞银维持快手买入评级及目标价432港元。大和证券指出,快手首季广告业务在季节性因素影响下仍表现强劲,未来季度收入组合将持续改变有助于毛利率的提升。该行给予快手买入评级及目标价350元。美银证券则认为,快手在电商和线上营销业务模块均保持快速增长,预计今年两者收入按年将分别提升103%及120%。
 
   但现实是,尽管分析师们一片看好,却并没有表现在对股价的提振上。
 
   意欲摆脱“直播公司”枷锁?
 
   发力“线上营销”和“电商” ,但依旧有“烦恼”
 
   通过最新的一季报数据及公司此前披露的招股书不难发现,上市后的快手很明显在调整商业模式。
 
   资料显示,快手诞生于2011年,最初是一款用来制作、分享GIF图片的手机应用,那时它的名字还叫做“GIF快手”。2012年,快手从纯粹的工具应用转型为短视频社区,用于用户记录和分享生活。2016年,作为平台功能的自然延伸,快手推出了直播功能,并探索业务变现。2018年,快手跟随市场趋势推出直播电商业务,并建立自有平台快手小店。
 
   经过十年的迭代更新,快手现已经搭建起较为完整的内容生态,即短视频、直播、游戏和电商等。
 
   在快手此前披露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出,快手在上市前的收入主要由直播、线上营销服务与其他业务(电商、游戏、其他增值服务)三部分构成,其中直播收入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虽然在总营收的占比趋势上逐年下滑,但2017-2019年连续三年占总营收仍然超过80%。与此同时,公司也在线上营销、电商、游戏等企业业务上开始发力。
 
“短视频第一股”快手上市4个月,股价下跌50%,市值蒸发近万亿港元
图源:快手招股书
 
   这样的变化也延续至今。根据公司4月底披露的2020年年报,快手2020年线上营销收入高速增长,全年达219亿,占总收入比例37.2%,其中第四季度这一比例更是高达47%,这一数据则在2021一季报继续攀升至50.35%。直播收入方面,2020年这部分收入占比为56.5%,较2019年的80.4%继续明显缩减,这一数据在21Q1则为42.65%。
 
   电商方面,快手电商曾对外表示,2020年8月订单量超5亿单,电商日活用户数突破1亿,过去12个月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成为电商行业第四极。因此,这部分业务令外界对快手一直抱有很高的期待,但却“雷声大雨点小”,增长落后于线上营销业务,同时又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
 
   此前,凤凰网财经在《市值观察丨快手巨亏背后,“老铁经济”暗藏隐患》一文中曾强调,如果快手寄希望于直播电商在未来扮演重要角色,恐怕需要做的功课还不少。
 
   究其原因,一方面,据中国消费者协会最新公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快手的直播购物满意度为78.7,虽然与抖音基本处于同一水平线,但是明显低于淘宝、天猫和京东等传统的电商平台直播。
 
   另一方面,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此前曾发布通知,就《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规定,直播间运营者、直播营销人员从事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不得发布虚假信息,欺骗、误导用户;不得虚构或者篡改关注度、浏览量、点赞量、交易量等。
 
   而快手曾因去年“辛巴直播带货即食燕窝” 事件导致品牌受损严重,尽管快手电商官方因此封停了辛巴个人账号及其公司旗下27名电商主播的账号15-60天不等,但却被外界诟病“下手过轻”,有“袒护”之嫌。
 
   此外,直播带货还给快手带来了无限的麻烦。此前,职业打假人王海曾直言带货直播间就是打假人的“富矿”。而某投诉平台亦显示,快手投诉量目前高达2.80万条,投诉内容涉及各个方面,其中出现最多的字眼是“假货”,由此可以看出快手电商几乎“沦陷”在造假“黑洞”中。
 
   依旧看不到盈利信号
 
   快手何时能盈利?这个问题恐怕快手自己也回答不出。
 
   从快手上市后的两份财报中,依旧没有看到快手要盈利的积极信号。此前,快手在招股书中曾坦言,预计2020年度亏损净额较2019年有所增加。此外,由于快手持续投资生态系统,预计在不久的将来销售及营销开支和研发开支会不断增加,无法保证在短期盈利。
 
   一位互联网行业的资深观察员告诉凤凰网财经,快手模式是移动互联网中能跑通的一种商业模式,上市成功是对快手把移动视频的生意做透了的认可,但接下来,快手能否占稳市场地位还未可知。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快手未来的“新故事”或许在电商,但也有人看衰:“电商企业那么多,快手的优势在哪?”
 
   快手的优势究竟在哪儿?对这个问题,比快手自己更急着要答案的,恐怕是快手11轮融资背后的“大佬”们。
 
   天眼查数据显示,在快手的投资者中,包括腾讯、红杉资本、百度、淡马锡、博裕资本、DCM资本、五源资本(原为晨兴资本)、华人文化基金等。其中,腾讯从D轮开始多次加码,目前持有快手21.57%股份,是快手最大的机构股东。
 
   延伸阅读:
 
 
   今日快手登陆港交所,开盘报338港元,较发行价115港元上涨193.91%,市值1.39万亿港元。
 
   1.98万亿港元约合1800亿美元,按市值排名,快手仅次于腾讯、阿里、美团、拼多多,排名中国互联网第五;大约是小米市值的2倍。
 
   快手同步在北京总部举行了小规模线下仪式。6位快手用户受邀敲锣,快手科技董事会成员、高级管理层出席了上市仪式。快手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宿华,以及联合创始人、首席产品官程一笑分别致辞,感谢了快手的每一位用户 、奋斗伙伴以及过去和未来的投资人。
 
   宿华表示,快手选择1024作为股票代码,是因为1024代表了科技的力量和先进的生产力。快手希望用科技的力量,让劳动和创造释放更大的能量,让价值创造者得到更好的回报。程一笑表示,展望未来,希望快手能够打造一个最有温度、最值得信任的社区。让快手的用户们,都能生活得再好一点。
 
 
  3月23日晚,快手在港交所发布Q4季度2020年财报。财报显示,快手2020全年净亏损1166亿元超预期,经调整后净亏损为79.5亿元。
 
   公告显示,快手线上营销收入在去年四季度实现迅猛增长,单季收入85亿,超越2019年全年,并首次超过直播打赏业务,成为该公司当季最大收入贡献者。
 
   2020年快手营收587.8亿元人民币,市场预期585.82亿元,上年同期为391亿元。2020年全年净亏损1166亿元,市场预期为净亏损706.69亿元。
 
   不过快手的巨额亏损并不是来自业务,主要是公司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财报显示,快手2020全年公司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为1068.45亿。“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之公允价值变动” 只是一种会计处理方式,对公司净利润产生的影响其实是一项非现金项目,本质上对公司的持续经营不会产生影响。
 
   基于上述原因,快手于2020年及2019年分别录得除所得税前亏损人民币1172亿元及人民币193亿元。
 
   实际上,快手2020年录得经营亏损人民币103亿元,经营利润率为-17.6%,2019年则录得经营利润人民币688.7百万元,经营利润率为1.8%。2020年的经营亏损主要是由于为扩大用户群及提升用户参与度、提高品牌认知度及发展快手的整体生态系统而增加销售及营销开支所致。

原创文章,标题:“短视频第一股”快手上市4个月,股价下跌50%,市值蒸发近万亿港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aomiseo.com/963.html